〈臺灣數位文化中心〉:用《溫度》傳遞臺中人的溫度

在數位的時代下,網路成了絕大多數的資訊傳遞平台,但在臺中有一群熱愛這個城市、這片土地的年輕人創立了《溫度》月刊,試圖透過地方刊物的形式,讓更多人看見那個沒有被主流媒體所記錄下來的臺中。《溫度》月刊由財團法人台灣青年基金會支持,在來自不同領域的學者、社會運動者、媒體工作者、人權律師等人的推動下,讓在地的青年創作者從生活中取材,鼓勵市民透過書寫記錄臺中在地的文化記憶與社會議題,成為資訊交流的平台。

〈臺灣數位文化中心〉:文學臺中

〈臺灣數位文化中心〉線上展覽:文學臺中-走進作家的創作世界 Photo Credit: 林婉瑜 「文學臺中」邀請到了作家林婉瑜、解昆樺分享在臺中的生活經驗與創作歷程。林婉瑜就其作品《我的台中》之中提到的不同地點,將生活回憶一一串起,臺中城如同回憶相簿;解昆樺則分享其創作手稿和作品,邀請觀眾一起走進作家的創作世界。 「臺中是我的嗎?」 在臺中長大的作家林婉瑜在其作品《我的台中》開頭便如是問。臺中的每個轉角、一街一景都埋藏了人們在城市中生活的痕跡,林婉瑜透過臺中第二市場、三民路婚紗街等不同的地點,將成長的生活回憶一一串起,一座城市攤開來儼如個人史,將所有故事都收整在街道巷弄之中,散步城市彷彿翻閱相簿,喚醒不同階段的記憶。 從位於臺中舊城區的中華路一帶,憶起傳統大家族的往事,第二市場彷彿家族的根基,走在市場裡就像回顧自己的童年;三民路的婚紗街幾乎是臺中的結婚新人必訪之地,也讓她想起了自己當時在此籌備婚禮的情景,更因為結婚而想起已逝去的母親和自己對家庭的嚮往。而從大家都熟知的74號快速道路到住家附近的敦化公園,林婉瑜體悟到臺中不僅是自己的臺中,未來也將是孩子的臺中,孩子也將透過自己的雙眼和雙腳,在臺中這個城市創造自己的回憶和軌跡。 走進作家的腦海裡 作家解昆樺現居臺中,從事現代中文創作與研究工作。在本次展覽中邀請到解昆樺分享其創作手稿與作品,從其手稿中可窺見創作者在各種不同創作階段的思緒脈絡,而從他本次展出的詩作《瓷碎》、《想一蕊花開落》等作品,則可見其靈巧的寫作風格和細膩的人生觀。作品《草悟道·爵士音景》以臺中爵士音樂節為題,透過黑白琴鍵的聯想,延伸出爵士音樂的視覺想像,從聽覺轉化至觸覺再化為視覺,如同音樂流暢書寫。本次展覽邀請的兩位作家分別以不同的方式和角度,記錄下臺中的多元樣貌。

〈臺灣數位文化中心〉:孕育地方藝術的搖籃-臺中海線藝術家

〈臺灣數位文化中心〉線上展覽:孕育地方藝術的搖籃-臺中海線藝術家 Photo Credit: 陳松〈大肚山〉,29x20x40,貝殼化石 臺中的「海線」意指大甲、大安、外埔、清水、梧棲、沙鹿、龍井、大肚等地區,也就是日治時期的大甲郡。而之中清水一帶開發早,成為海線的文化重鎮,清水中學更成了重要學府。該校的紀有泉老師於民國45年創立了「清中畫室」,讓許多對藝術有興趣的學生得以在課後聚在一起學習,學員間的彼此交流,這間畫室在日後培育出了如紀宗仁、張明善、林文德、李惠芳、蔡正一等知名的藝術家,成為臺灣孕育藝術人才的重要據點。 除了在地方頗負盛名的「清中畫室」之外,「陳松石雕工作室」也是地方藝術教育的大力推手。出身沙鹿的雕塑藝術家陳松,其石雕作品線條流暢頗具個人風格,主題取材範疇多樣,有以當地農民抗爭的歷史為題的系列作品,也有以對成長之土地的濃厚情感為題,擅於透過石雕媒材記錄下臺灣的歷史軌跡。陳松所成立的「陳松石雕工作室」長期著力推廣石雕藝術,近年培養出許多臺灣知名的石雕家如郭可遇、林美怡、洪紹綸等,成為臺灣石雕藝術的培訓重鎮。不僅是專業人才的培訓,工作室同時也有一系列課程可讓許多對石雕、雕刻等藝術創作有興趣的民眾可以輕鬆入門,深入淺出地學習雕刻技術,進而體會石雕藝術的魅力所在。 而臺中地區的藝術教育培育工作不僅關照專業藝術教育,同時也有如海線社區大學等終生學習機構努力深耕地方,讓更多對藝術有興趣的民眾,不分年齡職業,皆可輕鬆入門。藝術教育者蔡青舒長期在海線社區大學開設油畫、素描等課程,將藝術創作變成學員們展現自我的其中一種形式,鼓勵民眾動手成為藝術創作者,本次線上展覽也將展出蔡青舒與其學員的教學成果。 臺中海線地區的藝術教育為臺灣培育了許多重要的藝術創作者,不僅豐富了臺灣藝術文化,也透過藝術家們多樣化的創作形式,展現出臺灣地方所特有的人文底蘊。

PAR/從運動開始 讓芭蕾舞入生活 舞者葉名樺vs. 教練洪梵恩

原文刊載於《PAR表演藝術》 第296期 / 2017年08月號  伸展、繃直、彎曲、踢腿,在七月夏夜裡,四十名對運動和舞蹈有興趣的學員們,在國家戲劇院大廳裡暖身、擺動,學習著芭蕾舞的基本姿勢。兩廳院與運動品牌Under Amour合作,邀請到舞蹈家葉名樺和運動教練洪梵恩一同規劃「運動你的藝術-芭蕾訓練工作坊」,以運動結合芭蕾舞,邀請民眾一起走進劇院,以身體作為共通的語言,透過運動來體會芭蕾舞的迷人之處。 將園區四周的運動族群,引入劇院大廳 「從一開始接到這個計畫,我就覺得 I am in!」舞蹈家葉名樺笑著說,這次的運動藝術推廣計畫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如何吸引新的觀眾進場欣賞藝術。身為舞團經營者之一的她感觸頗深地說,這一直以來都是表演團隊重要卻艱辛的課題,假如現有的觀眾是蛋黃區,那要如何進一步去吸引蛋白區的觀眾呢?兩廳院附近時常聚集喜歡運動的居民、學生,在廣場上慢跑或跳街舞,「運動和舞蹈藝術這兩件事情還蠻相近的,可是隱約還是有一道界線。」期待突破這條界線的動力,促成了這次的雙邊合作,他們以運動作為媒介、吸引對運動有興趣的人加入,希望可以將「藝術」透過「運動」介紹給他們,進而讓位處「蛋白區」的民眾,走進兩廳院「蛋黃區」開始接觸藝術。 「芭蕾舞不只是身體在跟時間做磨練,心智上的意志力也是重要的一環。」運動教練洪梵恩說。Under Amour的品牌精神一直在強調意志力,而芭蕾舞這項極為細緻的運動,在運動的金字塔上可算是最頂尖的部份。一位舞者舉手投足之間要能流轉自如,他看似輕鬆的動作,其實源於精細且能瞬間到位的身體運用,從手指到腳尖都需要長年累月地訓練,才得以準確控制,「長年的訓練,代表舞者需要在意志力的層面,面對長時間的抗衡與磨練,在心靈層面來說,則需要保持正向的過程。」洪梵恩試著以運動員的心態,理解舞者。 正因為芭蕾舞需要如此嚴謹的長期鍛鍊,教練洪梵恩的任務便是透過運動的角度引領有興趣的民眾入門,用身體一步步體驗芭蕾舞,從中感受到芭蕾不僅為運動的一種項目,更可以作為創作的形式傳遞訊息, 讓學員體會舞者們如何不透過言語,以身體述說故事。洪梵恩堅定地說,「以往提到運動,大家可能聯想到的都是運動場上的運動員,而不是在劇院舞台上的表演者,他們的共同之處,其實都是在用自己的身體創造價值。」 高難度的芭蕾,如何接近未經訓練的身體? 有了相同的共識,也能以身體作為溝通的語言,課程規劃卻沒有他們想像中容易。「一開始非常開心,後來想說我的天呀!該怎麼辦?」葉名樺驚覺,芭蕾舞者自小的訓練就是在舞蹈教室裡面「練功」,雖然是跟大家一起,但絕大多數的時間,都是在跟自己工作:把自己準備好、理解身體的狀況如何,想要加強、想要偷懶,你所有的決定,到頭來執行與影響的,也都是你自己,「就像在舞台上一樣,即使是一起練舞、一起表演,其實都還是一個人,那是非常個人的事情。」 關於芭蕾舞的學習過程與知識,突然要和另外一個領域相結合,著實困難。葉名樺解釋,「因為我們彼此已經各有自己的體系了,該如何把這種已經既定的體系結合在一起,又不失原本的意義;要有我們的專業,又要具有讓大眾引起興趣、樂意接受、讓他們的身體有感覺;並且在很快的時間內,得以讓所有人都擁有一種共同的語言,了解我們在講什麼。」歷史悠久的芭蕾舞著重身體技術,一個看似簡單的抬腿動作,必須集結身體各部分的許多要素才能達成,不僅線條要求筆直,還得要單腿踮腳,透過小腿和臀部的力量穩定姿勢。芭蕾舞作為精緻藝術,對身體要求的門檻極高,成為芭蕾舞者需要具備很多優異的生理條件,並經過非常嚴謹的訓練,如何讓大眾可以輕鬆地接近、參與並理解芭蕾舞,變成了此行最頭痛的課題。 因此,具備專業運動知識的運動教練,便成了連結芭蕾與一般大眾的關鍵角色。洪梵恩進一步說明,如果以金字塔來比喻,芭蕾是處在身體控制技術的最頂層,反之,最底層則是人的動作、活動控制的基礎功能。身體需要有良好的活動、才能創造動作;再來要有好的穩定能力,才能讓身體維持在固定姿勢,這些都是最基礎也最關鍵的。再往上一層,是運動能力,可以創造多少力量、速度、身體的協調與平衡,都得在這之中進一步發展。在劇院裡欣賞的芭蕾舞看似遙不可及,但大眾其實是可以經由運動的角度切入,開始學習入門,讓芭蕾一步步地舞入你的生活當中:「芭蕾舞雖然是最上層這一塊,我們教練的角色與目的,其實是要幫助人從最基層的地方去發展、從人的身體基本能力開始,一層一層往上爬,才有辦法讓喜歡運動的人更往上一階。」 逐步學習以舞者的身體表現情感 舞者通常都是以苦練的方式養成,舞蹈老師不會告訴舞者要如何使用肌肉,而是直接要求「必須」做到這些姿勢;反觀職業運動員則非常不同,身邊都會有教練在旁協助,幫忙暖身或小心避免受傷。葉名樺表示,國外的大型舞團、其實也會有類似的職位配置,但在台灣,往往都是真的受傷了,才去找物理治療師做事後的修復、補救。專業的運動員自己有一套暖身系統和流程,又有教練在旁,身體哪裡弱就能適度加強;相較於舞者的暖身,則是以個人的需要自行調整:「在我們這個行業裡,當然沒有像運動員那麼好啦!有教練幫你暖身,像個保母一樣待在身邊,替你處理身體的狀況、給你很多相關的資訊。如果跳舞也能這樣,那真是太好了!連我自己都會羨慕。於是,我們就想從這裡下手。」 洪梵恩因應葉名樺的課程,設計一個流程,讓參與的學員可以從正確暖身開始,暖身的動作設計,與隨後進入芭蕾的正課所需要運用到的肌肉部位,彼此呼應,有階段性地引導參與的學員,透過比較簡單的暖身,慢慢地喚醒對身體的控制,感受不同部位發力方式差異,漸漸熟練後,對於學習難度相對高的芭蕾動作,也有很大的助益。葉名樺的部份則挑出了芭蕾舞中手腳的基本位置,以及幾個扶把練習的重點動作,如Plie(彎曲)、Battement Tendu(靠合、延伸)、Grand Battement(大靠合)等。讓學員們試著透過身體,體會古典芭蕾的肢體變化,最後再以米契爾.佛金(Michel Fokine)的《垂死的天鵝》作為小品流動練習,用舞蹈動作刻劃白天鵝垂死之際的樣態與情境。 光是工作坊的課程規劃,來自不同領域的兩人,就像是雙人舞般交融呼應著,最後則由所有學員共同完成課堂演出;也因為這次的合作,葉名樺將洪梵恩在工作坊中所安排的部分動作,加入自己平日的暖身裡。運動和芭蕾的結合,讓有興趣的民眾可透過不同的視角,探索身體與藝術得以展現的各種可能性。 工作坊側記:用每一條緊繃的肌肉,體驗獨特的芭蕾文化 當天為參與工作坊,早早到了現場,發現不少學員已換上運動服站在扶把旁等待著,甚至有幾位學員自備了舞鞋在現場拉筋伸展。將戲劇院大廳改裝成舞蹈教室,在兩廳院還是頭一遭,把桿一排排把大家分隔開來,沒有了舞台,運動和舞蹈的距離也似乎因而被拉近了一點點。教練洪梵恩先帶領大家暖身,循序漸進地引導大家慢慢感受對身體不同部位的肌肉控制。學員們似乎大多平時便有運動的習慣,做起動作看來都算輕鬆自如,不會感到太過吃力。 進入芭蕾舞的正課,葉名樺老師從手腳的基本位置講起,加上了節奏,原本還能自信談笑的學員個個開始哀號。原先對自己的肌力還算有點自信,但沒有舞蹈基礎的我做起芭蕾舞基本姿勢,隨著時間拉長慢慢開始感受到大、小腿與臀部肌肉的緊繃感,更加體會洪教練的暖身動作安排用意。而工作坊的後段,葉名樺老師挑選佛金《垂死的天鵝》,讓學員試著透過身體臨摹進而傳遞情境訊息,以流動練習淺嚐芭蕾舞的細膩之處。運動教練的指導像是種身體科學,理性地引導開啟,讓身體能適當的發揮;芭蕾舞的課程則像是文化的體驗,透過短暫的訓練體驗,感受一項具有悠久歷史文化背景的藝術項目的魅力所在。 唯一感到可惜的是,現場參與的學員仍是以女性居多,男性對芭蕾舞感興趣仍相對較少。如此精細的藝術形式,不應被性別所局限,芭蕾作為一種藝術表現形式,或在這樣的工作坊中,如能有各種不同性別的人參與,將能展現更迷人的光景。

PAR/探討展示和表演之間的共生關係 踏入「社交場」 互觀互演、彼此交陪

原文刊載於《PAR表演藝術》 第295期 / 2017年07月號  台北市立美術館將於今年九月起全面休館進行整修,在休館前推出《社交場》,結合「靜態展示」(the displayed)及「活展示」(live exhibition),邀請台、韓藝術家將美術館空間反轉為藝術的「社交場」相互對話,透過多樣的創作形式與表演型態,讓表演和藝術展覽相互凝視,交集融合,串起舞蹈、身體、戲劇、音樂、聲音、影像、文本,探討「展示」和「表演」之間的共生關係。 英國泰德當代美術館(Tate Modern)於2007年策劃了劇場性展覽《世界是一個舞台》(The World as a Stage),結合了裝置、雕塑、表演、參與式計畫與活動,打破空間場域的限制,將日常生活行為變成表演形式,整個世界一轉成了無邊際的舞台,劇場與展覽的空間界線逐漸模糊。於今年初甫下檔的2016台北雙年展中,參展藝術家也以展覽的角度思考舞蹈進入美術館場域的各種可能性,試圖打破美術館僅是陳列室的概念,作品不再是「演出」(performance),而是如同生命般可以隨空間與時間成長變化的「活展示」(live exhibition)。 「這不是將黑盒子(劇場)搬進了白盒子(美術館),」《社交場》策展人蕭淑文表示,雖然現下有很多表演者試圖打破舞台與觀眾之間的框架,但在劇場中,觀眾的身體和時間是被約束的,必須在某一特定時間待在某一個位置上觀看。她試圖刺激參展藝術家跳脫,思考不同於劇場的表現形式,「所有表演團隊都被要求以展覽空間的角度思考,《社交場》要建構的是一個看不見的舞台,整個展覽空間就是一個舞台。」從《社交場》的英文展名中便可看出端倪,arena意指古代的競技場,同時也可指表演場,換言之,舞台即是競技場。 當表演不僅是表演,而是以「活展示」(live exhibition)的樣貌走進美術館,作品的時間感也隨之改變,觀眾不再被演出的時間與空間綑綁,隨著藝術家們的巧妙設計,觀看者可能在不知不覺中成為了作品的一部分。藝術家耿一偉的作品〈去年夏天你不在,我來過〉在美術館大廳裡架起了巨型手足球桌台,兩旁更設有看臺,觀眾可以選擇加入遊戲,也可在旁觀賽,作品變成了一個競賽遊戲,「遊戲活動本身必須要有參與者,要有旁觀的觀眾,作品才成立。」蕭淑文解釋,無論劇場或行為藝術,「在場」(presence)都是關鍵,一場體育活動,由於置身其中所享有的「遊戲」的特質,同樣能造成一種公共性的社交氛圍。 再拒劇團與黃思農合作的作品〈員工年度考核協奏〉也製造了一個具有公共性的社交場域。從作品名稱「Performance Review」既可視作雇員的表現考察,也可讀作表演檢查的雙關涵義,將日常可見的辦公室作為場景情境的延伸想像。長桌上的樂譜/舞譜結合了企業圖表與數據分析,透過大型圖像記譜裝置與樂器的融合,把所有辦公室中勞動的身體轉化為聲音事件及動作符碼,表演者是單純地依桌上舞譜與樂譜指示演奏辦公器具,演出極具臨場性的聲響劇場(new music theater)。 「這個展覽也在思考著何者被展示,」蕭淑文說,觀看者與表演者的界線在《社交場》中變得迷離惝恍,許多作品試著模糊化兩者之間的分野。河床劇團的作品〈當我們同在一起〉設計了兩個空間,邀請觀眾進入第一間道具間,換上戲服道具,再到另一個房間進行「表演」,拍下自己的定裝照。每天藝術家都會從收集的自拍照中,選擇一張照片裝裱之後懸掛在展牆上,讓這成了一件隨著展期不斷持續前進的作品,同時也是藝術家對觀眾發出「成為藝術」的邀請,觀眾變成了參演者,原作者的色彩隨著展期將會被慢慢稀釋,觀眾反而成為作品的外貌。 創作團體明日和合製作所的成員皆是劇場背景,但他們的作品表現形式多變。這次在《社交場》呈現的〈等待果陀〉便在展間現場搭起了如馬戲團般的帳棚,帳棚外的人們必須排隊等待進入帳棚之中。然而帳棚中到底有什麼呢?帳棚外的各位只得透過排隊等待才能一探究竟。蕭淑文解釋,藝術家安排演員在現場一同製造出排隊的生活情境,試圖透過排隊的狀態刺激觀眾們感受等待、渴望與勞動的體驗,「現場演員會穿插其中你不會知道,藝術家其實是提供了一個情境,觀眾根本不知道誰是演員誰不是。」 展覽中的虛實對照不僅是在觀看者與表演者之間,社交場域的虛實也是如此。藝術家王建揚的〈新世代的信仰〉 在展間裡建造了一個類似教堂的空間,並將在網路上徵求的Instagram圖像誇張化後畫在教堂般的彩繪玻璃上,背後更諷刺地懸掛起碩大的F字樣,如同十字架般地直指新世代對於社群媒體的強烈依賴,人和人之間的真實互動被機器所取代,在社群媒體所建構出的虛擬世界裡,凸顯了真實社會中社交失能的狀態,「社交失能也是一種社交啊,」蕭淑文也說,社交其實就是在講一個社會場域,像是社會的縮影,把真實世界搬進了展覽中,「藝術家們其實在用不同的形式、不同的手段演練一個社會場域。」 《社交場》不僅集結台灣不同領域的新銳藝術家,「靜態展示」的部份也與韓國光州市美術館合作,透過作品對台灣觀眾展示出韓國社會特有的「民眾藝術」,藉由創作展現出對菁英社會的反抗並試圖打破社會階層僵化,讓台、韓藝術家透過展間的「社交場」展開對話。「活演出」則邀請七組表演從2天到8天不等,以演講表演、參與劇場、舞蹈、音樂、聲響、行為、影像等不同的演出形式,讓所有觀眾在現場一同參與,親眼目睹一個藝術展覽如何與表演交織,相互凝視或是彼此交集,成為一種具創造性的「共生」關係,讓展演如同具有生命的小獸般,在表演者的反覆演出中與時間及場域交融,化為隨著時空流動成長的有機體。

閱樂書店/書沙龍「文學與音樂」系列,陪你體會獨處況味

原文刊登於VidaOrange:書沙龍「文學與音樂」系列,陪你體會獨處況味 只要是喜愛音樂的人,鐵定不會對葉雲平這個名字感到陌生,他不僅是華語樂壇的資深樂評人,也曾擔任金曲獎、金音創作獎、音樂推動者大獎等重要獎項的評審,現為台灣音樂環境推動者聯盟理事長、洪範書店主編。 自由來去於音樂與文字之間,葉雲平是一完美體現。今年,他應閱樂書店顧問張鐵志的邀請擔任策展人,為閱樂書店規劃為期一年的書沙龍「文學與音樂」講座,希望透過系列講座的形式,帶大家以多元的視角探討文字與音樂,一同感受兩者之間微妙的共生關係。 文學和音樂之間的關係,一直以來都密不可分。策展人葉雲平認為,每一個字都有自己的生命,透過各自的發音語調,排列組合,如同旋律,一字字不但建構出文學作品,也組成了抑揚頓挫的樂句。文字與音樂交響創作例子很多,不少小說家,如熱愛爵士樂的村上春樹,將喜愛的歌曲詞句巧妙帶入創作之中,讓音樂與文學在紙上相互交融;或是詩人如夏宇為流行歌曲填詞,以文字為音樂添色;更甚者,也有創作者模仿樂曲的結構創作,讓文學與音樂交織,模糊了兩者之間的分野。 葉雲平的策展理念,是透過「文學與音樂」系列講座,邀請多位專業的主講人,以各種面向討論文字與音樂之間的關係,向愛書人與樂迷們一一介紹這兩種創作形式交會而生的多元樣貌。 馬欣《當代寂寞考》,文字與音樂交融品嚐獨處況味 將在本週五(6/17)邁入第三場的「文學與音樂」講座,邀請到馬欣擔任主講人,以她所寫作的「音樂寂寞考」為題,向讀者們分享那些曾在成長的路上給予她養份、淬鍊自我的書籍和音樂,透過這些文字與音樂的力量,讓她漸漸了解如何與寂寞相處,勇敢面對獨處。 馬欣身兼多重身分,她既是樂評人也是影評人,也曾任金曲獎、金音獎、中國時報娛樂周報十大國語流行專輯、海洋音樂祭、AMP音樂推動者大獎等華語樂壇重要獎項的評審。她長期關注電影、音樂及娛樂產業,近年來更大量地寫作,撰寫文化評論並出了《反派的力量》一書,剖析經典戲劇反派角色的黑暗面,近期的新書《當代寂寞考》則以寂寞的角度切入,帶著讀者重新檢視當代戲劇人物背後,所難以逃避的孤獨。葉雲平邀請馬欣,在本週五的書沙龍「音樂寂寞考」,開啟一場「文學與音樂」的對話,分享她持之以恆的文字創作以及對音樂、流行音樂的觀察感受。 在新作《當代寂寞考》中,馬欣在開頭引用美國經典民謠搖滾二重唱組合賽門與葛芬柯(Simon & Garfunkel)的名曲〈沉默之聲〉(The Sound of Silence)。馬欣說,小時候在沒有那麼適應外界環境的狀態下,因緣際會聽到了賽門與葛芬柯的音樂。他們的作品不只是在音樂性上具有強大的力量,他們的歌詞如詩句那般深沈而具有感染力,賽門與葛芬柯因此成為了馬欣的啟蒙者,帶領她進入音樂的世界裡做不同的想像,「這是在學校裡學不到的東西。後來,我也藉由這首歌,鑽研到音樂和書的世界裡。」在本週五的書沙龍「音樂寂寞考」講座裡,馬欣將會再進一步向大家分享更多那些在成長的道路上,深深影響她的音樂與文學作品。 書店是社區觸手可及的文化生活 談到這次在閱樂書店的分享,馬欣表示自己也習慣不定時到獨立書店走走逛逛,「書店對於社區文化來說是很重要的。」在她小的時候,房租還沒有飛漲的年代,住家附近就有三間書店,平常出門買個東西就可以順道繞進書店裡消磨幾個小時,甚至是一個下午,「那對我來這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閱讀、買書就被融合在生活機能裡面,是平常生活的一部分。」文化在過去,是如此自然地被融入在生活之中,在街角巷口就觸手可及,不需要大費周章地刻意追求。然而現今因為房租的壓力,這些書店、租書店一間間消失在巷弄中,讓馬欣有些適應不良,也讓她更加珍惜獨立書店的存在,「因為它們本來就存在在我的生長記憶裡面,從來沒有消失過。」 此外,馬欣認為,現在許多讀者習慣使用網路購書,但不同於網購,實體書店提供了大眾一個場域,可以依照自己對於文字的感受力來挑選喜歡的書籍,慢慢培養自己獨有的閱讀偏好與習慣,這些都是網路購物所無法給予的體驗。 獨立書店的書沙龍,私塾與書店的結合 談到獨立書店,長期關注藝文動向的馬欣表示,閱樂書店的書沙龍講座題材廣泛,涵蓋的領域多元,大眾總能在如此多樣的主題中,找到自己有興趣的題目,進而走入閱樂書店,「就像是私塾和書店的結合,這也是在松菸這樣的場域裡才有的特色。」 現為洪範書店主編的策展人葉雲平也表示,獨立書店或大型連鎖書店舉辦主題講座並非新鮮事,閱樂書店與眾不同之處是在於透過長期的策展規劃,將這些「文學與音樂」、「旅行與讀書」、「設計與閱讀」等特定主題講座做更深入地延伸拓展,讓所有對相關題目有興趣的民眾,可以跟著書沙龍的腳步,一步步了解其中的脈絡流轉。 策展人葉雲平為「文學與音樂」講座更精心挑選推薦書單,書單涵蓋了以音樂為題材的小說如尼克宏比(Nick Hornby)的《失戀排行榜》和村上春樹的《給我搖擺,其餘免談》、以文字記錄音樂魅力的散文集如馬世芳的《昨日書》、介紹台灣音樂文化史的《造音翻土:戰後台灣聲響文化的探索》、呈現音樂產業觀察的《LIFE IN LIVE流行音樂與活動舞台設計幕後祕辛:從設計到現場的十年路》、探討華語樂壇現象的專書《王祖壽。歌不斷:華人流行樂壇30年最有力的一枝筆!直探未曾公開的星事,重溫熟悉的樂音》等不同類型的十九本書籍,配合本週五(6/17)晚上七點半登場的講座「音樂寂寞考」,讓對「文學與音樂」有興趣的讀者可透過閱讀更深入感受文學與音樂相互輝映而生的獨特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