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Favorites, 2018

失去一個舊習慣和培養一個新習慣,都沒有想像中地那麼困難。

一年當中,二月是我最討厭的月份。其實我討厭的並非月份本身,時間是無辜的,真正讓我感到厭煩的是過農曆春節。人滿為患的街道、各大景點前的排隊人龍、無止盡的賀歲歌曲、千篇一律的過年節目、惱人的年節寒暄⋯⋯小時候討厭過新年,想著再壞再煩悶,至少還有豐厚的紅包給予安慰,長大後的年節只徒留了被塞滿非自願性行程的假期,得以欺騙自己正在「放假」。不過進入婚姻後有J陪伴我一起經歷過年瑣事,讓這些過去可能會覺得不耐的事,都顯得微不足道。

本月份的閱讀又重上軌道,偷閒看了一些書,很喜歡手邊正在看的幾本書,這個月最愛的是影評人但唐謨的書《約會不看恐怖電影不酷》。但唐謨這個名字想必對曾經歷〈破報〉時代的讀者來說,一點兒也不陌生。這年頭,能講出〈破報〉這個刊物的人想必年紀也不小了,已不是文青、憤青,而是文藝/憤怒中年的程度了。大學時期,每週〈破報〉刊載但唐謨和李幼鸚鵡鵪鶉的影評開啟了我的電影視野,一位讓我甩開無聊的中產階級本位,看見類型電影的魅力所在;而另一位則讓我知道,呃,看電影終會到達見山不是山,心念陽具觸眼所及便全是陽具的世界。(笑)

65330381-3f2f-4e5d-9dfc-1651ba3098f9

其實這本書我斷斷續續看了蠻久也挺多次的,一方面是書中所提到的電影我還沒有全看過,二來是這本書的大小輕便很好攜帶,其實是書架上最常被我帶出門旅行的書之一。我喜歡他的電影品味更喜歡他的幽默感,在旅行交通的空檔中讀完一兩篇也感到過癮,甚至多次給我和他一起旅行般的錯覺。

本月份最喜歡的電影是〈水底情深〉(The Shape of Water),這部片應該是我近幾年來看過最浪漫的電影了。這部帶著童話色彩的電影,照映出的愛情是如此純粹如水,溫柔而廣大地包容了一切,彷彿戀人的耳語說著:I love you, just the way you are. shape-of-water-poster

此外但唐謨寫這部片的影評:《水底情深》 無以名狀,各種形狀,把我想說的都說完了,ditto!


這個月的我無意間買了兩個截然不同卻外型極其相似的類錫箔紙商品。(笑)左為Charles & Keith的迷你皮夾(拜託真的不算迷你,我用過更小的),而右為獨立出版的手工詩集《獨情書》。

因為亮晶晶的太空感讓我鬼遮眼買了Charles & Keith的迷你皮夾,但事實上它對我來說還是太大了,雖然喜歡類錫箔的設計卻讓我陷入到底是否該轉手賣掉的猶豫中。自從回到台灣開始工作後,因工作需求總需要攜帶公款與私人用錢,同時為了方便收好報帳用的發票、收據,使用長夾至少有五六年之久。成立工作室後,反而不再有帶著這麼多東西在身上的必要,加上我的包包隨著年紀增長是越用越小,長夾便被我收到櫃子裡頭,取而代之的是零錢包或迷你短夾,行動支付和悠遊信用卡(還有隨身攜帶的JJ!)就能搞定我百分之九十的生活,連紙鈔都不太用了。或許最終的解套就是再買一個新的短夾。

獨立出版的手工詩集《獨情書》是今年台北書展的戰利品。霧室手工製作的詩集只有限量212本,限量總是殘酷,便馬上買了下來,可是手工錫箔實在嬌貴,看到現場樣書的慘況,讓我們到現在還不敢把包裝拆下來,雖然無法細讀內容但亮晶晶的錫箔實在好美啊。

以前在美術館工作時,我特別鍾情於燈箱裝置作品,常常望著一些作品說「如果這個作品做成燈箱就更棒了。」同事都笑說我是飛蛾,總是向光;經過這次,JJ和我開玩笑說或許我真正的身份應該是小新的妹妹小葵吧!最喜歡亮晶晶的東西了。


61642d37-73a5-429b-9597-3da9a4b1940a

最後一個本月份的最愛是二月初在首爾當代藝術館(MMCA)購入的帆布袋,同時也是一張由韓國諺文(韓字)所組成的臉。雖然我的包包隨著年紀增長是越用越小,但需要帶筆電、書等物品的時候,我常是以小包加上帆布袋的方式出場。這張臉對觀光客的我來說十分有吸引力,很巧妙地翻玩了韓字卻又不會讓人感到俗氣,讓喜歡收集帆布袋的我忍不住就拿到櫃檯結帳了,短時間內應該是很難被取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