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信片,

和認識了14年的J一起去旅行。

一路上我們像是早習慣了彼此生活節奏的老室友,在不同的房間裡放相同的音樂,輪流洗澡,輪流上廁所。提醒對方該補防曬了,出門前要帶手機;在店外等待結帳,在下車前平分車資。偶爾會說「你覺得呢」,必要時說「我都可以」。不評論對方的音樂品味,不談論政治;說些與工作無關的煩惱,睡前在黑暗中分享真心話。

在路上看見了賣明信片的票亭,J說怎麼這次旅行居然都沒想到要寄明信片呢?

我看了J一眼,知道那是因為會寄明信片給彼此的人,正站在身邊。

也沒別的地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