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辯證,魔幻月光 Magic in the Moonlight

在愛情面前,再理性不過的人是否仍能保持理性?

文青們最愛的導演 Woody Allen持續著一年一部電影的創作節奏,繼去年將 Cate Blanchett再次推上奧斯卡影后寶座的藍色茉莉後,多產的他在魔幻月光中又回到他最鍾愛的二0年代,重返午夜巴黎中男主角 Gil所嚮往的「黃金年代」。 

作為一部輕鬆的愛情喜劇,魔幻月光表現中規中矩,靈媒與魔術師這兩項職業本就是以騙術維生,其中差異只在於正當性。崇尚理性又悲觀固執的魔術師Stanley仗著那一點點的正當性,企圖猜穿靈媒Sophie的謊言,卻忘了自己同樣也是靠著欺騙來給予觀者歡樂。也許有些人就是甘於受騙,不是嗎?如果被欺騙能過得更快樂,那又何苦要知道真相呢?導演Woody Allen一次又一次地反覆自我辯證,想證明的不是信仰的認知差異,而是在愛情面前,再理性不過的人是否仍能保持理性?

Sophie沒有使出多厲害、複雜的騙術,仍將Stanley的世界全盤顛覆,因為愛情正是最高招的障眼法。因為是愛情,所以能重重擊潰他的理性防線,讓這場辯證得以作結;因為是愛情,所以即使是受騙,也能甘於掏心掏肺獻出一切。


Woody Allen的老影迷不難發現,Woody Allen在電影中的感情觀經過了近四十年的流轉始終沒有改變,仍舊和名作安妮霍爾時如出一轍,仍是在螢幕的那頭透過男女主角娓娓道著:愛情是如此不可理喻卻又讓人心神嚮往。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在魔幻月光中,Stanley明明知道是謊言,卻仍舊為之蒙蔽;在安妮霍爾中,Alvy明明知道彼此不合適,卻仍舊想要挽回;人們明明知道愛情如此瘋狂又帶來傷害,卻仍舊勇往直前。Woody Allen的電影像是一場導演的藝術心理治療,透過電影的自我揭露,反映出世人面對愛時,既是荒誕又是勇敢的面向。


然後,我又想起了安妮霍爾裡的那個老笑話:

我又想起了那個老笑話。
一個男人對心理醫生說:醫生,我弟弟發瘋了,他以為自己是一隻雞。
醫生說:那你怎麼不帶他來呢?
男人說:我也想呀,但我需要雞蛋。
這大概就是我現在對感情的看法。縱然是如此不理性、如此瘋狂、如此荒謬,但我們仍不斷追尋 ….因為多數的我們都需要雞蛋。

電影〈安妮霍爾〉

And I thought of that old joke.
This guy goes to a psychiatrist and says, ‘Doc, my brother’s crazy. He thinks he’s a chicken. ‘
The doctor says, ‘Why don’t you turn him in?’
The guy says, ‘I would, but I need the eggs. ‘
Well, I guess that’s, now, how I feel about relationships. They’re totally irrational, crazy and absurd. But I guess we keep going through it….because most of us need the eggs.

From “Annie H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