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聲背後的自我毀滅,《力挽狂瀾》。

力晚.jpg

我無法忘記兩年前看完《力挽狂瀾》後的感受。
那份衝擊不僅讓我在電影結束後哭了半個小時之久,更帶給了我幾個失眠夜晚。

 

那些漫漫長夜裡,我曾寫了篇文章,關於《力挽狂瀾》與《衰腳神父》雖同樣是摔角選手,角色命運和影片風格卻天差地遠。只是這篇關於「同業探討」的無聊文章從不曾問世。昨天,我趕在奧斯卡頒獎前一夜,看了Darren Aronofsky的新作《黑天鵝》,深深相信沒有比《黑天鵝》更適合與《力挽狂瀾》放在一起討論的電影了。

兩部電影將表演者終其一生對於舞台的渴望與眷戀,以兩種不同的面向呈現。

摔角選手Randy(Mickey Rourke飾)縱然以前再怎麼風光,名氣隨著時間退去後,也只能帶著一身的職業傷害到大賣場當廉價勞工,偶爾打打業餘滿足自己與死忠粉絲兩三隻;過去風光時期,紙醉金迷的生活,非但讓他沒有半毛留在口袋,還使父女關係一團糟。生活總不盡如人意,就當失去的一切看似又要重回手中的時候,命運總會給記當頭棒喝。天底下沒有比這更悲慘又活該的事了。

The Wrestler jump.jpg

老實說,單就劇情實在是cliché,簡直是同類型電影的萬年老梗,相對之下《衰腳神父》還比較有新意。但是,Aronofsky卻用了他獨到的敘事手法將這個故事,動人而真誠地呈現,開場以長達五分鐘的follow shot把Randy離開了舞台的種種無奈,巧妙卻又殘酷地在觀眾面前沿展開來。而殘酷地還不只如此。就在Randy再度失去一切,已經一無所有,只剩下最後一次享受舞台的機會,即便知道這些歡呼與掌聲是伴行的彼岸花,即便知道舞台上什麼都是虛假,仍縱身一躍,將表演者自我毀滅的自戀自憐推至最高點:就是死,也要死在眾人的擁戴之中。

片末的一躍是全片最致命卻也最迷人的留白。其細膩,將《力挽狂瀾》與其他平庸的摔角電影狠狠區隔開來,一切不再只是關於一個「摔角選手」,而是一個「表演者」、一個「男人」的故事。

2009年的奧斯卡時,我很替Mickey Rourke感到遺憾。
我相信不只有我這麼想,連Rourke自己也知道,這很可能是他離小金人最接近的一次了。

全片接近尾聲,Randy對台下高呼的觀眾們這麼說道,就是煽情卻也是真真切切的肺腑之言:
As times goes by,
as times goes by,
they say “he’s washed up”,
“he’s finished” ,
“he’s a loser”,
“he’s all through”.
You know what?
The only one that’s going to tell me when I’m through doing my thing is you people here.